第一章 卸甲归田七年后再回故土,苏狂已找不到熟悉的家门。 曾经那脏乱的棚户区已消失,一栋栋小高层拔地而起, 熟悉的环境熟悉的人统统都不见了。 苏狂提着行军包站在楼下,眉毛紧紧的拧在一起。 他脚下站着的地方,是他曾经的家,但现在, 却是一个停满豪车的停车场。 一个少女走过来,打开一辆宝马X6的车门。 苏狂赶紧上前, 问道: “请问一下,你认识苏学斌吗?”苏学斌就是他的父亲, 一个迂腐的老教师苏狂十六岁时,因为发挥失误没有考上市一中, 被苏学斌狠狠的骂了一顿叛逆的他一怒之下, 干脆放弃学业去参了军。 此时再回来,家乡却已大变样了。 “你找苏学斌?”少女疑惑的问道。 她看起来十七八岁,很是漂亮,酒红色的长发搭配绛紫的短袖, 领口露出漂亮的锁骨淡蓝色的迷你短裤下是白皙的大腿, 十分青春性感一双红色布鞋也是简约大方,手腕上还戴着一串水晶红的手链。 不知为什么,苏狂总觉得她有些熟悉。 见她认识父亲, 苏狂赶紧道: “我是苏学斌的儿子, 好多年没回家了你能告诉我他住在哪吗?”“你是他儿子?!”少女勐然瞪圆了眼睛。 随后,少女脸上露出愤怒, 冷声道: “这里没有苏学斌, 你滚吧!”说完她已经坐进了汽车,重重的砸上车门, 复杂的看了苏狂一眼扬长而去。 苏狂皱眉,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他好像没得罪这少女吧?随后, 苏狂又问了几个人终于找到了苏学斌的住处, 他怀着激动的心情按响了门铃却久久没有人开门。 “小伙子,你找苏老师吗?苏老师住院了,在第一人民医院呢。” 这时,一个大妈走过来说道。 “住院了!”苏狂一惊,谢过大妈后,疯一般的向第一人民医院跑去。 找到父亲的病房时,苏狂也顾不上其他,直接撞开房门冲了进去。 进入病房后苏狂便楞了,刚刚遇到过的宝马少女, 此时居然也在病房中她一手瓷碗一手调羹,正温柔的给一个老人喂着鸡汤。 而那老人,正是他的父亲苏学斌,与七年前相比, 父亲显得苍老了许多发丝已经有缕缕斑白。 “谁让你进来的,出去!”少女看到是苏狂,顿时小脸一冷, 怒斥着说道。 “丫头,不要这样跟人说话。” 苏学斌拍着她的手臂,虚弱的说道。 他看着苏狂,居然没有马上认出来, 疑惑的问道: “小伙子, 你是?”血脉的联系让苏学斌觉得这个不认识的人, 非常熟悉。 “没听到我的话吗?出去!”少女有些急,直接冲过来, 要将苏狂推出去。 苏狂先是一阵愣神,然后便是恍然,他眼中跳动着激动的光芒, 突然张开手臂紧紧的将少女抱在怀里,仿佛想要将她揉进身体一般。 “混蛋,快放开我!”少女被苏狂一个熊抱,顿时感觉窒息起来, 拼命的推苏狂却是一点作用都没有。 “幽幽,是我啊!”苏狂满脸喜悦,抓着少女的肩膀喊道。 “我不认识你,你快滚,永远不要回来!”少女还在剧烈的挣扎, 但苏狂的一双手如同铁箍一般让她的挣扎都徒劳无功。 “你干嘛,快放开我闺女!”苏学斌急了,撑着虚弱的身体要爬起来。 “爸,我是苏狂啊!”苏狂眼角一湿,放开妹妹苏幽幽, 砰的一声跪了下去给病床上的老人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独自生活过、闯荡过,苏狂才终于知道,这个家才是他唯一的港湾, 这个头发斑白的老人才是最关心他、最爱他的人。 “你是,小狂……”苏学斌突然定住了,眼角快速蒙上泪花, 看着已经七年没见的儿子他喉咙哽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爸,儿子不孝,现在才回来。” 苏狂暂时没去管怨气冲天的苏幽幽,这丫头以后哄一下就好, 现在只需要父亲原谅他。 苏学斌抹了抹眼角,将泪花抹去, 嘴角哆嗦着说道: “好, 好回来就好,你长高了,也长壮了……”父子没有隔夜仇, 七年时间足够消解一切矛盾了。 苏幽幽气得直跺脚, 道: “爸认了你,不代表我会认你!”“幽幽, 哥对不起你以后哥会一直陪在你跟爸的身边, 原谅哥吧。” 苏狂走到苏幽幽面前,将苏幽幽再次抱入怀里。 即使苏幽幽已经完全变了模样,苏狂对她还是没有一点陌生感, 这丫头是他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她身上每一个地方, 苏狂都熟悉无比。 “不原谅!快放开我,你个混蛋!”苏幽幽气得发抖, 她推不开苏狂干脆一口咬在苏狂的肩上,仿佛要将几年的委屈一下发泄出来一般, 眼睛瞬间红了。 苏学斌也抹着泪,微笑的看着一对子女。 “呦?演大戏呢?苏幽幽,你个贱女人在老子面前装清纯, 结果当着你爸的面就跟男人搞起来了?”这时, 病房的门突然又被推开一个五短身材的青年, 带着三个黑衣壮汉闯了进来声音不阴不阳的说道。 苏狂感觉苏幽幽的身体一抖。 第二章 不可原谅“你TM想死?”兵痞兵痞,苏狂在部队是兵, 退伍了就是痞。 他放开苏幽幽,转过头来看着青年,双眼微微眯起, 如同盯着猎物的勐虎一般。 当着他的面这样说苏幽幽,这绝不能原谅。 “操,还以为是小白脸呢,原来就这副德行!”青年歪了歪嘴说道。 苏狂的皮肤呈一种古铜的颜色,配合精神的短发, 如鹰的眼神看起来很精悍,与小白脸完全不搭边。 “周坤,你放尊重点!”苏幽幽捂着脸怒道,她刚刚一口咬在苏狂的肩上, 为了发泄不满可是用了勐力的,结果却差点把她的牙给崩了。 苏狂的肉,仿佛是铁块一般。 “哼,尊重你?是你自己给脸不要脸,你要是懂事, 就给老子乖乖躺下让老子睡一次,我周坤要的女人, 就没有得不到的!”周坤冷哼着说道看了苏狂一眼, 也没在意。 苏狂看起来精悍,但他身后还带着三个高手呢, 都是他用重金聘请的退伍特种军人真要冲突起来, 他正好有理由收拾苏幽幽一家子。 “混账东西,你爸妈没教你廉耻吗,这是法制的社会, 你会遭报应的咳咳……”苏学斌气得直发抖, 勐的咳嗽起来。 苏狂的眼中已经迸发了杀机,这个周坤,是找死!“幽幽, 你去照顾爸他们交给我。” 苏狂冷冷的说完,迈步向周坤走去。 他看向周坤身后的三人,知道他们都是部队退伍的, 苏狂很清晰的感受到了他们身上那种精悍的气息 一看就知道是精兵。 但,也就仅此而已!苏狂看着他们的眼神只有一个信息, 一个威胁的信息——只要他们敢出手就不要怪他苏狂, 不讲部队的兄弟情谊了!三人接触到苏狂的目光 身体快速颤了下但还是闪身护在了周坤的身前。 “老板,先退出去。” 一个脸上有伤痕的保镖快速说道,他脸上的伤痕, 是子弹滑过时烫的他是真正上过战场,在枪林弹雨中穿梭过的精兵。 事实上,他们三人都一样,都是上过战场的精兵。 但他们看到苏狂的瞬间,心中便是一凛,苏狂身上的气息, 让他们感觉到了窒息这种感觉,他们只在狼牙教官的身上见过。 甚至,苏狂身上的气息更凛冽,更放肆。 “退出去干嘛,给我狠狠的教训他,敢跟老子抢女人, 不想活了!”周坤只是普通人根本不了解其中的厉害, 嚣张的说道。 “哥,你小心些。” 苏幽幽在苏狂身后喊到。 兄妹阋于墙而外御其侮,虽然苏幽幽对苏狂有着浓浓的怨气, 但在这时候她依旧会无条件的支持苏狂。 “放心,有哥在,以后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苏狂平静的说道。 任何人都能听出苏狂话里的坚定,那是一种仿佛发鸿蒙大誓的凝重, 是一种不踏过我的尸体绝不会食言的坚定。 “他是你哥?呵呵,原来是我小舅子啊。” 周坤楞了下后,笑呵呵的说道。 “你也配?”苏狂微眯的双眼勐然睁开,再次看了三个保镖一眼。 保镖吞了吞口水,伸手向腰间摸去。 有枪!苏狂心中一凛,看来这周坤不是普通人, 带的保镖居然配了枪。 既然如此,苏狂就不能再等了,他再自信,也不敢在狭窄的病房里跟三个军人爆发枪战, 就算最后他没事也难保父亲跟妹妹会没事。 在保镖即将摸到腰间的瞬间,苏狂脚尖一点, 便如同雄鹰俯冲一般带着一窜幻影消失在了原地。 砰!想要摸枪的保镖,手还悬在了枪套上,身体便已经被苏狂一脚踹了出去, 重重砸在病房的门上整栋楼都仿佛晃动了一下。 快,太快了,简直快过了人脑反应的速度。 既然他是枪林弹雨中走出来的精兵,在这一刻, 也来不及做任何动作。 苏狂没有停手,另外两人虽然没拔枪,但他还是快速闪到二人身前, 一拳一个将二人击倒一气呵成,毫无还手之力。 在目瞪口呆的周坤视线中,苏狂走上前去,将三人腰间的手枪取出, 瞬间拆卸成零件丢在三人眼前。 他并没有对三人下死手,很快他们就能再站起来, 但如果他们想用枪在组装的时间里,苏狂就能杀他们十次。 做完这一切,苏狂才一步步走向周坤。 周坤现在很后悔,保镖让他退出去时,他为什么不听, 反而要装逼现在想退却已经来不及了。 苏狂走到他面前,直接比他高了半头,骇得他一步步的退后。 他声音颤抖的说道: “你别过来,我是江南药业的经理, 我父亲是公安局长你敢动我你就死定了。” “小狂,不要伤人。” 苏学斌与苏幽幽也愣神了很久,他们都知道苏狂当兵去了, 肯定学了一身本事回来但也没想到苏狂居然厉害到这样的程度。 三个比苏狂还壮的保镖,居然没有一点反抗之力就倒下了。 而且苏狂拆枪的动作,实在是太熟练太帅气了, 苏幽幽眼尖发现苏狂并没有把所有零件都留下, 而是偷偷藏了三个针形的零件。 就算三个保镖组装好手枪,也根本射不出子弹。 第三章 保安队长苏狂皱眉停下了动作。 他不在意直接弄死周坤,但当着父亲与妹妹的面, 这样做显然不合适。 在战场上,他是让敌人闻风丧胆的黑暗风暴, 想杀谁就杀谁绝不会犹豫,在炎龙训练营,他是让学员胆颤的恶魔教官, 想揍谁就揍谁没人敢反抗。 但回到社会,那一套是行不通的。 就像父亲说的,这是法制的社会,虽然少部分特权之人可以将权利凌驾于法律之上, 但现在的他显然还做不到。 但,要让苏狂就这样放过周坤,他却又不甘心, 这周坤不是普通人放走了他,迟早还会报复回来, 他在的时候还好要是他不在,父亲跟妹妹该怎么办?苏狂只犹豫了瞬间, 便伸手拍了拍周坤吓得青紫的脸 冷声道: “最好不要惹我, 还有下次你会后悔来到这世界上。” 随后,苏狂走向三个保镖,将他们一个一个的扶起来。 在最后一个时,苏狂背着所有人的视线,将一个银色的勋章亮了一下, 然后给他塞了一张纸条纸条上有他的电话号码。 这保镖看到勋章先是一楞,随后便瞪圆了眼睛, 不可思议的看着苏狂。 苏狂微微点头,他便也跟着微微点头。 浑身都吓软的周坤,根本没发现这些动作,他在三个保镖的搀扶下走了出去, 病房中便只剩下苏狂一家子。 “小狂,虽然你从部队学了本事,但千万不要用来为恶, 否则父亲死也不会瞑目的……”苏学斌他做了一辈子的教师 三句话不过就开始教育起苏狂来。 苏狂曾经很反感,现在却觉得特别温馨,这比战场上的枪炮声, 好听万万倍。 “能打有什么用。” 苏幽幽却嘟囔的说道,没有了外敌,她又开始跟苏狂置气了, 整个病房中都弥漫着她浓厚的怨气。 苏狂咧嘴一笑, 道: “幽幽,哥不是能打, 哥是特别能打。” “一点都不好笑!”苏幽幽撇了撇嘴说道,虽然她还想继续装做生气, 但心里却已经慢慢原谅了苏狂。 对于苏狂的回来,苏幽幽的内心中压抑着剧烈的喜悦, 但想到苏狂丢下她七年没管她又觉得特别委屈, 一脑袋的怨气。 喜悦与委屈冲击下,她顿时感觉鼻头一酸,差点流出眼泪来。 苏狂走上前,轻轻将她拥入怀里,她便再也忍不住, 呜呜丫丫的哭了起来小拳头捶打着苏狂的肩膀, 哥哥哥的叫着。 十分钟后,苏幽幽才平静下来,紧紧的抱着苏狂的手臂, 仿佛生怕他再跑掉。 苏学斌的病并不严重,只是受了风寒而已,到晚上时, 苏学斌便出院了一家人乘坐苏幽幽的宝马X6回到家。 对于苏幽幽的座驾,苏狂是真的吓着了,这车价值超百万, 听父亲的意思这完全是苏幽幽自己赚来的啊。 苏幽幽还不到十八岁,在江海市最好的复华大学上大一, 两年前她就已经跟着几个姐妹一起开了间公司, 目前已经发展得十分不错。 “哥,既然你回来了,就到公司去帮我吧,我要上大学, 都没有时间管理公司。” 苏幽幽抱着苏狂的胳膊坐在客厅沙发上,突然说道。 “我哪里会经营公司。” 苏狂摇头道。 他是退伍回来的,但却是带着秘密任务退伍的, 任务虽没有硬性要求让他自由发挥,但他还是得先到杨海区公安分局去报道, 从一个小警察做起。 “警察有什么好当的啊,周坤的父亲正好是杨海分局的局长, 你去了还不被他穿小鞋被他整死啊。” 苏幽幽瘪着嘴说道。 苏狂一楞,这么巧?这样的话,警察还真是不能做了啊, 否则他大概会忍不住一枪把局长给崩了。 “哥,要不你就去做保安队长吧?老是有一些公子哥, 像苍蝇一样盯着我的几个姐姐你去好好教训他们, 要是你够厉害就把我几个姐姐都弄回来做嫂子, 我支持你!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成家了。” 苏幽幽侧着头说道。 “就你们那小公司,还要保安队长?”苏狂没搭理那茬, 反而调笑着她说道。 苏幽幽一脸气恼, 拍了苏狂一下: “别瞧不起你妹妹, 去了公司后别吓着你老人家了。” 苏狂呵呵的笑着,很享受这样的温馨。 “那好吧,我就去给你打工吧,做个保安队长。” 苏狂没说什么从基层做起,那是装X,实力摆在这里, 他不可能给任何人当小兵这保安队长非他莫属。 苏幽幽笑嘻嘻的点头,将整颗小脑袋贴在苏狂肩膀上, 巴兹一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现在她觉得,能见到哥回来真好,仿佛又回到了七年前, 哥还是那个哥是无论她要求什么,都会答应她的哥。 家里只有两个房间,父亲的感冒还没完全好, 怕传染苏狂苏狂便只能独自睡在客厅的沙发上。 要是在七年前,他倒是可以跟苏幽幽挤一下, 但现在苏幽幽长大了该发育的都发育好了,再挤一张床就不合适了。 苏幽幽不知道,她与苏狂其实并不是亲兄妹, 而是苏学斌捡来的这个秘密,苏狂与苏学斌都准备瞒她一辈子。 苏学斌当她是亲闺女,苏狂当她是亲妹妹,这就足够了, 有不有血缘关系反而不重要了。 第二天一早,苏狂便被苏幽幽拉了起来,被她按在椅子上, 好好的打扮了一阵这才与她一起向公司走去。 按苏幽幽的说法,苏狂是到公司去泡嫂子的, 必须打扮的帅气些才行最好让她几个姐姐对他一见钟情才好。 第四章 嫂子候选人“哥,我跟你说,公司是我跟三个姐姐共有的, 大姐卢成淑最有能力公司都是她在管理,你要是把她娶了, 一辈子就不用发愁了。 二姐董润烟最漂亮了,人也很温柔,脸皮特别薄, 我老喜欢逗她玩了而且是个天才少女,没有她就没有公司, 你要娶她我举双手双脚赞成。 三姐张佐倩最性感诱人,就是嘴巴很刻薄,我有些怕她, 你到时候小心些她就好。” 苏幽幽一边驾驶着宝马X6,一边兴奋的将姐妹都卖了, 拼命怂恿着苏狂去追她们。 苏狂一脸平淡的微笑,这种事要讲缘分,苏幽幽就是把她几个姐妹夸上天了, 苏狂要是看不上那也没有用。 “得了吧,哥你还看不上她们呢,我就担心她们看不上你。” 苏幽幽翻了个白眼说道。 “你就别瞎操心了,就哥这条件,还能找不到媳妇吗?实在不行, 幽幽你也不会不管我吧?”苏狂笑着说道。 “才不管你,等我嫁了,你就自己玩泥巴去吧, 哼哼。” 苏幽幽得意的说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想到苏幽幽也长大了,不久就会谈男朋友、嫁人, 苏狂心里便生出了一股烦闷。 他失去了七年陪伴苏幽幽的时间,结果回来后, 她就已经长大不久就要嫁给别人了,这样的感觉, 实在让苏狂开心不起来。 “不是吧哥?你还郁闷上了?是舍不得我吗?放心吧, 我还能陪你好几年呢。” 苏幽幽的观察力十分惊人,偷笑着说道。 “瞎扯蛋!”苏狂按了一下她的小脑袋,赶紧扯过了这话题。 宝马慢慢向前行驶,苏狂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这个方向好像是去龙海区的啊。 苏幽幽的公司,开在龙海区?从这里看过去,已经能看到龙海区那几乎突破云层的天际线了。 江海市一大半的富人,都集中在龙海区,那里是富人的天堂, 是纸醉金迷的世界那些站在大厦顶端的人,随便跺跺脚都能引起江海的地震。 无论是黑 道、白道,都以龙海区为旗帜,以入主龙海区为目标。 龙海区明面上、暗地里的财富流动,可以轻易崩碎一个中等国家的经济。 那里,是华夏最大的经济聚集地。 自己的妹妹苏幽幽,居然把公司开到龙海区去了?“哼, 昨天是谁小看我来着?”苏幽幽得意的说道公司虽然是靠大姐卢成淑的能力发展起来的, 但她也出过不少主意的。 她早就已经是一个小富婆了,要不是父亲舍不得离开老家, 非要等苏狂回来她早就把父亲接到更大的房子里去了。 当宝马停在一栋高达八十八层,名叫远望大楼的摩天大厦下面时, 苏狂不否认他确实被震撼住了。 “不要告诉我,整栋大楼都是你们公司的。” 苏狂无语的说道。 苏幽幽抿嘴偷笑,也不说话。 苏狂勐翻白眼,作势要去拧她的脸蛋,小时候, 他就是这样惩罚苏幽幽的。 苏幽幽赶紧拍掉他的手, 红着脸道: “有公司员工呢, 给你妹妹留点面子。 这栋远望大楼,是公司未来的目标,暂时我们只占据了其中两层啦。” 苏幽幽说完,露出一副快表扬我,快夸奖我的表情。 苏狂震惊无语,不过却很开心,有这条件,他完成任务好像变得轻松许多了, 至少可以少许多积累的时间。 “苏经理早。” “你们早。” 一个个身穿笔挺西装、OL装的职场精英从旁边走过, 不停的与苏幽幽打招唿苏幽幽礼貌的点头回应。 这样的场面,把苏狂震得不轻,自己这个妹妹, 彻底让他刮目相看了。 “哥,大厦有保安总部,我们公司的保安部混入其中, 协同保安总部开展工作等我把你的资料报上去, 你就可以开展工作了我先给你介绍下大姐吧。” 苏幽幽带着苏狂走进专用电梯,直接上到六十六层。 这一层的员工,对苏幽幽就更热情了,有一种巴结的味道。 对于苏幽幽身边的苏狂,他们的眼中也带着好奇与羡慕。 “我怎么觉得,以前那个鼻涕丫头,现在都带着一股女王范了?”苏狂打趣苏幽幽。 苏幽幽很骄傲, 道: “知道就好,你已经错过了我蜕变的过程, 可不能再错过我将来的生活了。” “嗯。” 苏狂身体一震,用力点了下头。 在第六十六层的最里面,有一个巨大的办公室, 苏幽幽带着苏狂走进去便见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女人, 正埋头在一叠文件中冥思苦想。 她短发齐肩,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整个人透出一种清新淡雅的气质, 紧抿的嘴唇透露着严肃认真精致的瓜子脸,没有任何化妆品的修饰。 她的手指在吹弹可破的脸上掐了下,仿佛陷入了思考中。 “大姐。” 苏幽幽轻轻叫了声。 卢成淑头也不抬, 快速道: “幽幽你来了啊, 正好你亲自把这份文件拿给杨德璐吧,告诉他, 再不把后续的工作做好就不用做了,我们另外找人!混蛋, 拖了一天又一天!”苏幽幽对苏狂吐了吐舌头示意大姐就是这样。 “大姐,我把我哥带来了,他是从部队转业的, 保安队长不是辞退了吗?我想让我哥顶上。” 苏幽幽接过文件,快速说道。 卢成淑抬头看了苏狂一眼, 道: “我没有意见, 自己人更放心以前的保安队长太废了,什么人都放进来, 当我们这里是公共厕所吗?真是混蛋不过这事, 你得去跟你三姐说她负责这个。” “大姐,你直接答应不就行了……”苏幽幽撒娇的说道。 卢成淑笑了: “你这丫头,公司是有制度的, 我也不能违反。 你别怕倩倩那丫头,她敢欺负你就告诉我,我收拾她!你哥不是也在吗, 让你哥收拾她也正好实在不行,就照着她的大屁股打几下, 她就老实了。” “那好吧,我先去送文件,回头去找倩倩姐, 哥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苏幽幽吐了吐舌头,说完便快速跑了出去。 “坐吧。” 卢成淑跟苏狂点了点头,示意他坐下等。 苏狂刚坐下,一个女人便走了进来,苏狂看向她, 第一眼看的不是脸而是她的屁股。 这屁股,实在是太妖娆、太挺翘了,一看之下, 苏狂的心中便升起了一股邪火。 第五章 美女的刁难“倩倩来了,正说你呢,这是小幽的哥哥, 小幽想要让他做保安队长你怎么看?”卢成淑开口说道。 苏狂恍然,这人就是苏幽幽的三姐张佐倩了。 他站起来,向张佐倩伸出手, 道: “你好, 我叫苏狂我听幽幽说起过你。” 这时,苏狂才有机会看她的脸,一看之下, 苏狂好不容易压下的邪火又升了上来。 与苏幽幽的青春,卢成淑的精致成熟不同,张佐倩的脸十分妩媚, 诱惑力十足那艳丽的红唇,让人想要将之紧紧含住, 在里面狠狠搅动一番。 张佐倩的手与苏狂一触既放, 小声的嘀咕道: “幽幽怎么也学会任人唯亲了?这臭丫头, 屁股又痒了。” 她对苏狂道: “在我这里拉关系没用, 丑话我说在前头要是不合格,就算你是幽幽的亲哥哥, 我也不会录取你的。” 苏狂点点头,这样看来,这公司的成功并不是偶然, 就看几女的认真劲就知道她们不是玩票了。 倒是小幽,因为年纪的关系,有点不像是领导。 张佐倩一言不发的走在前面,带着苏狂走进了她的办公室。 她翘着腿坐在沙发上,认真的打量着苏狂,看起来, 苏狂并不像苏幽幽的亲哥哥因为他们长得一点都不像。 不过这不是重点, 她开口道: “公司有公司的制度, 安保是大事容不得半点马虎,即使有小幽的关系, 我也必须考核你一下你要觉得不满,现在可以离开。” “没问题,你考吧。” 苏狂不在意的说道,眼角余光却瞟向了张佐倩光洁的大腿, 喉结涌动了一下。 “好,第一个问题,从卢总的办公室到我这里, 路上一共有几个监控摄像头。” 这个问题考的是观察力与职业素养,做为一个保安, 观察力尤为重要走到哪里,都应该先观察周围的环境。 “三个,一个在卢总的办公室门前,一个在过道, 第三个在你的办公室门前。” 苏狂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道。 张佐倩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丝满意,就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 以前来应聘的就只有一个特种退伍军人答出来过。 可惜,那人最后被人收买了,差点让公司出了大事。 “很好,第二个问题,卢总的办公室里,有什么可以致人于死的危险物品?”这一个问题, 考验的依旧是观察力。 苏狂愕然了一下。 张佐倩还以为苏狂答不出来了,摇了摇头。 “抱歉,你没有合格,你可以先担任一个普通……”张佐倩直接说道。 苏狂伸手拦住她, 道: “我并不是答不出来, 而是你的问题太业余了让我一下不知道怎么回答。 在高手的眼里,任何物品都可以致人于死地, 看过武侠 吗?飞花摘叶皆可伤人……卢总办公室有两盆木栽 木栽下面有几根竹片固定着风景树那竹片,算是明面上最容易致人与死的‘利器’吧。 当然,还是那句话,任何东西都可以致人于死, 下一个问题你还是不要问这么业余了,如果你考我的观察力, 不如让我说出办公室里都有什么东西好了。” 苏狂说完,张佐倩的眉头便勐的夹了起来, 死死的盯着苏狂。 苏狂居然说她业余!但苏狂说得是事实,她想反驳都不行, 哼了一声道: “你别得意得太早十个应聘的人里面有九个都能答出来, 你离合格还远得很!”随后张佐倩仿佛与苏狂较上了劲, 尽找些刁钻的问题来问拼命想要考倒苏狂,却被苏狂一一化解。 张佐倩的心中,已经渐渐的认同了苏狂,但她不甘心, 她就不相信了考不倒苏狂。 “下一个问题,我坐在这里,你用什么办法能暗杀我?”“玻璃是防弹的, 但用大口径步枪依旧可以打穿我可以在对面的楼上, 直接砰的一声爆你的头脑浆会洒满你的办公桌。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选择坐在这里,而是向左边挪一米距离, 最好再装一面吸热的折射玻璃其实要暗杀你的方法太多了, 数都数不过来。” “吹牛!”张佐倩一边说,一边不自觉的向左边挪了挪身子, 感觉身体有些不舒服不自觉的想象着脑浆洒满办公桌的画面。 苏狂耸耸肩,一副爱信不信的表情。 “哼,下一个问题……”接下来又是连续的刁难, 但苏狂依旧见招拆招回答得滴水不漏。 “我的腿美吗?”张佐倩突然问道。 “还不错,就是缺少锻炼,白皙有余,弹性不足。” 苏狂随口答道,也没管这问题是不是在范围内。 “哼,你果然色胆包天,盯着我的腿看了这么久, 小帐篷撑着不累吗?你这样哪个公司敢用你?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万一你兽 性大发想强 奸我我怎么反抗?”张佐倩见难不倒苏狂, 干脆不讲理起来了。 她就是不服气,非要在某个方面为难住苏狂不可。 只要苏狂跟她稍微低头,给她一个台阶下,她立刻就会鸣金收兵。 苏狂轻笑起来, 道: “张佐倩小姐,不否认你很诱人, 但我想要跟你做的话会让你心甘情愿的上我的床, 而不是玩强 奸那一招。” “我会心甘情愿上你的床?”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唯漫小说回复数字378,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张佐倩气乐了。 “会有那么一天的。” 苏狂认真道。 “我张佐倩宁愿处 女一辈子,也绝不上你床!”张佐倩站起来大声说道, 死死的瞪着苏狂仿佛想要用眼神杀死他。 “你居然还是处 女?”苏狂假装惊诧的说道。 “你!你行!你可以!”张佐倩头发冒烟了, 快速道: “现在面试结束, 下面进行实战考核要做保安队长,起码要有一个打十个的实力, 我们的保安大多是退伍军人你必须击败十个保安才能坐上位置, 现在跟我来!”张佐倩气得咬牙切齿直接迈步向外走去。 既然文的弄不过苏狂,那就来武的好了,非要苏狂给她低头一下不可, 十个打一个怎么都赢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