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还站在点唱机旁,我的心跳得好厉害。 他是唯一使我决定待在这间酒吧的理由。 他高大,肩膀很宽而且虎臂熊腰。 他身上的白色T恤更突显出V字型的驱体。 他看来快四十岁。 头发短短的,和他旁边的人说话时,他一直保持着笑容。 我站在吧台旁,决心向他走近吸引他的注意。 没多久他的朋友向他拍拍肩道晚安,并凑近他耳旁说了些悄悄话令他呵呵大笑。 他看来十分有自信。 我实在很怕走过去会被拒绝,怕他对二十一岁的小伙子倒味。 并不是我长得很难看,而是我总觉得站在这么完美的人身旁, 我觉得我的条件好差。 不过我还是走过去了。 当我和他四目相交,我觉得好像全身被电到一样, 很快地他又把头甩过去。 「我站这没关系吧」我问道,但脑子里肠枯思竭, 除了想得出来说他的身材很棒外不知该说些什么。 「艾瑞克,我请你喝杯啤酒好吗」他问道并从口袋抽出皮夹。 他的每一个动作都让我沉醉在力与美的交集, 心里也一直砰砰跳。 「好啊!麦特。 」我吞一吞口水说道: 「谢谢。 」看着他走向吧台,我才发觉他结实的屁股实在小的好看。 可能都还没我的腰粗。 他把啤酒带回来时我把身体靠过去。 他没啥反应。 我看他没移开心里也舒缓许多。 我们两个就这么站了好几分钟,什么话也没说。 麦特后来把手伸直靠在我背后的扶手,他身体散发的热气, 和酸酸的汗味使我那话儿在裤里蠢蠢欲动。 「你准备好了吗」「当然!」我像被针剌到般地叫着。 等我看到麦特摇着头笑时, 我补了一句: 「你是说要走了吗」「没错。 」他咯咯地笑着。 「我本想请你到我家坐坐,聊聊棒球。 「小鬼,他可能会搞死你喔!」我们走出大门时, 另一个家伙大声叫道。 「别管这些。 」我们走到停车场时, 麦特说: 「里面的人出来时, 那个不是这样子尤其是钓到像你这样的公子哥儿, 我的卡车在这里上来吧!」他门一开,我即刻跳上车把门拉上。 真是知主人莫若车,闻到车的味道,我整个人也跟着兴奋起来。 一进麦特的屋子,他便转过身,把他的双唇压在我的上面。 我把手靠着他的腰,并用两腿摩擦他的大腿。 他咯咯大笑,并推开我,弄乱了我的头发。 他耻笑地说: 「慢慢来,老兄,急什么做这种事我觉得愈久愈好。 一做完除了睡觉还能干什么我不知道你会怎么样, 但我可不想睡大头觉。 」「我当然也和你一样。 」我回答道。 听到他说的话,觉得面红耳赤,很不好意思。 我把手插进口袋,站在门口等着麦特招唿。 「过来吧。 」他要我走进门口对着房间。 我一进车看,里面空空的,只有一面墙全是落地镜, 及地上一堆枕头灯开得暗暗的。 我走近麦特时,他把手放在肩上,并将我转身面对镜子。 我头上有一盏照明灯照得我身上闪闪发光。 麦特走到我后面抱住我,并开始隔着衣服抚摸我身上每一寸肌肤, 还摩得我慾火焚身我那话儿也愈来愈不听话, 一直想放肆。 麦特粗重的手指终于停在衣扣,抚摩我光滑的肌肤。 我呻吟了几声,并将头靠在他鼓鼓的胸部,任由他褪下我的衣服。 当他低下头用鼻子娑娑地摩擦我的颈子时,我意识到他那话儿也娑娑地摩擦我的双臂。 当他将双手移至我的乳头时,我更是兴奋地叫了出来。 在麦特还没把手移到我裤子上时,我那话儿已经跃跃欲试, 左右难安。 于是他将手伸进我的裤子里,沿着我的茸毛往下抚慰我的大腿。 光看我硬硬的乳头和垂涎欲滴的爱液,就知道我已准备进一步的剌激。 他殷勤地喘息着;慢慢脱掉我身上的每一样东西。 当他将热唇伸进我的两股间游动时我不禁打了个冷颤, 接着又把舌头送进我的屁眼。 我不由得张开双腿,也打开了我的屁眼让他玩弄。 麦特就这么舔我的屁眼,直到一阵子以后我开始感到全身松弛。 以前也有人舔过我的小屁眼,但从来没有这么舒缓, 这么久;这么令我不想这么早点射出来。 一开始他先用舌头把玩,然后又用牙齿轻轻柔柔咬着屁眼。 这种感觉实在不可言喻,全身兴奋异常。 我们站起身后,他欲脱下所有的衣服, 但我轻轻地靠在他耳边说: 「让我来吧!」。 他对我眨眨眼,把手垂下。 我一直想慢慢来,但我却兴奋地扯开他的拉链, 用力脱掉他的衣服。 我用脸摩擦他的胸部,感受肌肤剌激茸茸的胸也和耻毛。 在我脱下他的牛仔裤后,我往后退了一步看他。 他真是俊透了,就像是希腊神话的美神般,令人看了不禁垂涎欲滴。 真高兴我能享用这个化身美神的人间美味。 我低下身子埋在他两腿间,任由他热情的阳具摩擦我的胸部, 然后轻轻咬着那话儿的青筋看着他愈奕愈粗愈长。 而下面那两粒肉球也慢慢兴奋。 当我开始吹他的喇叭时,他把手靠在我颈上并轻喊着, 「很好就是这样。 吹它,吸它。 喔!老弟,你的嘴巴真利害,吸进去些。 嗯!舔我的球,用你火热的舌头舔。 吸吧!」我抓着他的大腿,来回地舔他的睾丸;舔得口水快滴出来。 而他的肉球也愈来愈紧。 那血红般的龟头活是喇叭锁地胀大。 「艾瑞克,把屁股跷起来。 」麦特野性地咆哮着,并用手将我拉近他。 「告诉我,现在你要什么」「操我吧!」我用淫荡的眼神看着他说。 麦特弯下来亲我,并将舌头伸入我喉头。 他脱下牛仔裤后掏出一包锡箔片给我。 「老兄把它套起来。 」他说道「然后再来玩骑马打仗。 」我用牙齿扯开锡箔片,滑滑的套子掉下来。 麦特将他的老二握住让我套上保险套后,又用手抓住我肩膀把我再次转向镜子。 他用那话儿在我屁眼拍打了一会儿,然后瞄准我的天洞。 「放轻松些。 」说时边抚摩我的小腹。 我把屁眼顶开,让他的老二滑进我的天洞来回地抽送, 时而发出呻吟。 我看镜子时我发觉他也看着我。 「可以了吗」麦特在我耳旁呢喃着。 我点点头,他也开始前后抽动。 他每抽动一次,他的耻毛就会触痒我的屁眼一次。 我觉得爽得像在空中飞。 这个性感的中年人接着压挤我的乳头,抚摸我的手腹, 并大肆地玩弄我的屁眼。 麦特愈抽愈快,我的脚趾不由得伸直,他的肉球也开始碰撞我的睾丸。 让我飘飘欲仙。 他那话儿,和压在我身上毛茸茸的胸部,以及他在我身上游走的双手, 真的令我全身的血液都骚动起来。 我不时发出呻吟及声响,但不知是兴奋的回应或是疼痛的低吟。 「我要射了。 」他突然叫道,并抓住我的腰。 他的肌肉绷的紧紧的,然后老二用力往前一剌, 套子便里塞满热热的精液。 麦特还没有从我天洞拔出那话儿前,我觉得精液快从肛子暴出来。 当我试着打出来时,他突然把我转过去并高高将我举起, 直到头快顶到天花版。 我双手抓住他的脖子,然后他开使疯狂地吸我那话儿, 好像要把我吞下去似的。 那感觉像我的全身像从龟头喷出一样,不知道射了多久, 应该很久很远我只记得麦特用嘴巴和舌头将我的汁吸得干干, 一滴不剩。 他后来慢慢把我放下来,然后将精液从嘴巴一滴滴渗出, 滴在我身上。 「艾瑞克,要不要留下来过夜」麦特问道。 当我点头看着他棕色的眼睛时,他将我抱进怀抱, 然后一起侄在屋内的埝子上。 我记得先前他曾说过做完爱除了睡觉没啥事能做, 但没说话只是在麦特用指头玩我的天洞时呻吟了几声。 。